新马柔南空域主权问题事件簿:时间与争议点

20171009_wld_causeway
新柔长堤(照片:AFP/资料照片)

马来西亚柔佛南部的空域权星期二(4日)在新马两国引起争议。

马国交通部长陆兆福在国会会议上表示,马国探讨收回“获授权的”柔南空域。

我国交通部就此作出回应表示,尊重马国主权,但跨国领空管理不等同于主权。

争议因何而起?

柔南空域是由隶属联合国的国际民航组织(ICAO)所分配,而我国一直是在国际民航组织授权下管理这片空域。这代表我国负责这片空域的交通管制。

我国与马来西亚连同区域国家,在1973年就达成柔南领空管理的安排,并获得国际民航组织的核准。新马两国也在1974年签署相关的双边协议。

不过如今马国表示想要收回有关空域权,陆兆福说这是为了确保自身领空主权和国家利益。

马来西亚政府有何不满?

马国是在我国启用实里达机场,并公布机场相关航线后,提出柔南空域问题。马国认为新的仪表着陆系统程序(ILS)将影响柔佛州巴西古当的发展。

陆兆福在马国国会上说,仪表着陆系统程序是机场的导航辅助设施,在飞机下降和着陆时,为飞行员提供引导。

这项程序可以确保飞行的准确性和效率,同时提高飞机在机场降落的可能性。

不过陆兆福说,实里达机场飞越巴西古当上空的航线,可能影响当地的未来发展,包括航运业,这是要因为建筑高度受到限制。

新加坡的回应

我国交通部回应说,实里达机场已经运作数十年,飞行航道没有改变,新程序只是将现有情况白纸黑字列明,使安全条规更明确、透明。

我国交通部也说,新程序不会对柔佛居民、生意和其他航空使用者造成影响。

对于马来西亚指控,我国未获得他们的批准就发布新的仪表着陆系统程序,交通部也反驳这一说法。交通部在星期二晚上发布了相关文件,显示我国民航局曾就此事同马国进行协商。

柔南空域主权事件一览

2017年12月5日:

根据一份会议记录,新加坡民航局(CAAS)在吉隆坡举行的一场新加坡与马来西亚之间的会议上,呈现了在实里达机场新的仪表着陆系统程序的施行计划。

在会议中,新加坡民航局表示将在实里达机场兴建新的搭客大厦,为马航旗下的廉价航空公司飞萤(Firefly),来回梳邦再也机场的航班做准备。

2017年12月6日:

我国民航局发送电邮给马来西亚民航局(CAAM),提供新程序的详细资料,包括仪器进近图草稿以及总览图,在公布新程序前让马国当局进行评估。

2018年6月6日:

我国民航局发电邮给马国当局,表示将发布新的仪表着陆系统程序,并在今年8月16日起实施。

2018年8月7日:

我国民航局说,其管理层同马国当局的管理层会面并提供新程序的更多细节,同时要求对方提供“紧急的运作反馈”。

2018年8月15日:

我国民航局也在7日的会议后,发送电邮跟进,强调“事情的紧迫性”并要求马国民航局在8月27日之前回复。不过马国当局没有回复。

2018年11月29日:

新马当局在新加坡会面,马国就新程序提出技术上的疑问。我国民航局表示已经对这些问题进行回应,并再次传达了在12月1日发布新程序的意愿。

2018年11月30日:

两国在吉隆坡会面,商讨前一天会面的会议记录。马国民航局没有提出新的问题。

2018年12月4日:

马来西亚交通部长陆兆福在国会提出欲收回空域权。马国外交部也发布文告,抗议我国“违反”国际法。

陆兆福之后也告诉记者,说他近期同我国交通部长许文远会面,提前告诉对方马国有意协商,收回柔南的空域权。

我国交通部则发布文告回应,表示目前的安排对两国都有利,而任何更动都可能影响许多利益相关者。

至于发布新程序一事,我国民航局说,“尽管屡次提醒”,直到今年11月底,也没有收到马国民航局任何“实质性的回复”。

- CH8/L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