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东巴西八哥噪音扰民 问题复杂多年未解决

20180810_sg_mynah_birds (1)
爪哇八哥(Javan Myna)是一种本地常见,长有黄喙的黑色小鸟,。(照片:Koh Mui Fong/TODAY)

波东巴西一带的居民过去两年,都受到一种噪音的严重困扰,但却又无计可施。原因在于,制造噪音的就是一种本地常见,长有黄喙的黑色小鸟-爪哇八哥(Javan Myna)。它们的“家”,就在距离这些居民住家不到50米远的树上。每天晚上,鸟儿归巢就会引起一阵喧嚣。

居住在Sennett Residence私人公寓的一位60岁居民表示,这种噪音在早晨和晚上都“很糟糕”。

“不管什么时候,只要附近的地铁站有广播通知,或是一名司机鸣笛,都会引起鸟群一阵叽喳喧闹。”

这位居民还说,曾多次看到过鸟儿“大群”飞过。

“这对我的儿子造成了困扰。我们在大约两个月前搬到这里,他抱怨这些鸟儿几乎每天早上都会在闹钟响之前,把他叫醒。”

对于居住在附近两个公寓项目,汕庄公寓(Sant Ritz)以及星苑居和星苑坊(The Venue Residences and Shoppes)的居民来说,这个问题也同样令他们烦恼。

波东巴西议员司徒宇斌告诉《今日报》,过去一年半,的确收到一些有关鸟叫声扰人的邮件,自己也曾向居民了解有关情况。

“这个噪音的确很大,所以当居民们告诉我在闹钟响之前就会醒来,或是不能够听到电视机里的声音时,我能够理解他们的问题。”

司徒宇斌就曾在国会上提出询问。国会上一次复会时,国家发展部长黄循财就针对这个问题作出了回答。

黄循财表示,农粮与兽医局已经与国家公园局合作开始修剪树木,以阻止鸟儿在实龙岗路上段一带的居民区筑巢。

农粮局也在去年9月进行了为期四天的激光试验,试图通过激光,来吓走这些鸟儿。

然而,一名农粮局发言人却表示,这个办法只有在工作人员“每天到现场”,进行驱赶才有效。

《今日报》星期二(7日)走访该地区时,发现在傍晚7点左右,大约有50只鸟儿开始陆续栖息在Sennett Residence对面的树上,随后就开始叽喳喧闹。不过噪音在大约7点30分开始消退,并于7点45分完全平静下来。

试验办法和错误

多年来,本地不少地区的居民都受到鸟患问题的困扰。从金文泰到义顺,樟宜机场到乌节路,各种有关鸟叫声吵、粪便掉落的投诉不时出现。

以乌节路来说,这一带因此经过重新发展,树木也被砍掉,八哥不得不寻找新的栖息地。

为解决鸟患问题,当局曾经试过不少的方法,包括动用声波装置、修剪树木、在树枝上涂抹热凝胶、喷洒药剂、使用激光,甚至从裕廊飞禽公园租来一只老鹰来恐吓驱赶。

不过鸟患问题未能完全解决,好几位议员也曾经在国会上提出有关询问。

今年1月,宏茂桥集选区议员颜添宝就曾建议改种其他种类的树木。

当时担任国家发展部高级政务部长许宝琨医生代表黄循财回应时表示,这不是使用更多科技就能解决的问题,没有科学办法能够阻止鸟儿寻找食物来源。许宝琨说,使用科技意味着市镇理事会需要花费更多的钱,居民所支付的杂费需要被纳入考量。

一直以来,农粮与兽医局都在强调,餐饮场所不恰当的食物丢弃方式、没有遮盖的垃圾桶、随地乱丢垃圾,以及不负责任地喂食鸟儿和野猫,都可能吸引八哥并增加它们出没的频率。这是农粮局根据早前针对关八哥进行的一项调查所发现的结果。

农粮局表示,公众可以通过维持周围环境卫生以及不喂食野生鸟儿,为解决鸟患问题尽一份力。

鸟儿们也需要一个家

2016年发表的《国际自然保护联盟濒危物种红色名录》估计,爪哇八哥的数量在2000年大约是16万8000只。这个名录是全球动植物物种保护现状最全面的名录。

虽然这种鸟类在新加坡的数量较多,但是在周边区域,例如印尼爪哇和峇厘岛地区,爪哇八哥的数量近年来正在锐减,而且被国际自然保护联盟列为“易危物种”。

一些住在波东巴西一带公寓的居民,例如Vasmi Priya就表示,这些鸟儿会“歌唱”,有时“很糟糕”,不过这种噪音能够忍受,鸟儿们也不应该被驱逐。

一名28岁的家庭主妇表示:“它们是鸟儿,这些树木是它们的家园。说真的,交通噪音比这个糟多了。”

对于八哥鸟,农粮与兽医局表示,与鸟儿有关的问题“通常很复杂“,也没单一有效的解决办法,需要市镇理事会、政府部门,以及公众共同携手,来缓解有关问题。

农粮局将继续与有关各界合作,寻找解决这个问题的有效办法。

- CH8/Y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