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潜水员回忆拯救过程:洞内水流冰冷浑浊但我们继续前进

20180712_sg_singaporean_diver_thai_cave (1)
杨家福和其他参与救援行动的潜水员合照。(照片:杨家福)

参与泰国睡美人洞拯救行动的国际救援团队中,有一名来自新加坡的救援潜水员。拥有26年潜水救援经验的杨家福(Douglas Yeo)回忆拯救过程时说,这次救援行动,同来自各地的救援人员一起共患难,让他们建立了深厚的友情。而在他在洞穴内待了超过12个小时后,踏出洞口,脱下潜水面罩那一刻,心里想到是,“能呼吸新鲜空气感觉真好”。最右为杨家福。

参与最后阶段拯救行动的50岁救援潜水员杨家福在接受《亚洲新闻台》访问时说,傍晚从淹水的睡美人洞出来时,有人递给他一罐冰啤酒。但他说,

在洞穴了待了超过12个小时,潜水穿过冰冷浑浊的泥水之后,他最渴望的其实是氧气。

来自新加坡的Douglas Yeo说:“我们没有过多地庆祝。一些潜水员很开心,可是我们不确定孩子们的状况,只是觉得可以把潜水面罩拿掉,呼吸新鲜空气感觉真好。”

Douglas Yeo 是前往清莱府协助救人的外国救援人员之一。他参与了最后一个阶段的救援工作,将最后四名男孩和教练带离睡美人洞。

本身拥有三个儿子的杨家福在电话访问中说,他在得知足球队受困洞穴的新闻后决定自荐参与拯救工作。

“我收到感召,与妻子和母亲讨论过,他们都祝福我。”

Douglas Yeo在联络上搜救队伍后,星期一傍晚便从曼谷飞往清莱府。

他说拯救行动最困难的是需要保持耐心。他和其他的潜水员,需要在又冷又湿的环境里等上九个小时,才接到护送男孩离开的指示。

在等待期间,他听到大家发出呢喃声,在场的潜水员和受困的男孩都在祈祷能安全脱困。

“我听到不同宗教的诵经和祈祷声,但我们都(团结一心)希望救援行动成功。”

“我们必须缓慢地,非常小心翼地做所有事。我们(把那些男孩)从一个洞室移到另一个洞室,一步一步地。我们不想出现任何伤亡。”

在印度尼西亚民丹岛开设潜水学校的杨家福说:“我们潜入的水很浑浊而且很冰冷,能见度是零,可是我们继续前进。我们必须循着救援绳索找到出去的方向。”

虽然在救援潜水方面有26年的经验,不过他说这次救援行动不同。

“我们没办法利用机器,只能依靠手中所有的设备。”

同救援人员建立兄弟情

杨家福说在这次的行动中,最大的收获就是同其他潜水员,包括泰国海军海豹队员和各国志愿者之间所建立的友谊。


“我没有(亲生)兄弟,但现在我有来自泰国、阿根廷和英国的那么多兄弟。大家接纳我就像我是他们的亲兄弟,这种精神真的很棒。”

现在救援行动已经结束,他将同“兄弟们”一起前往出席在行动中遇难,前海军海豹队员Saman Kunan的葬礼。

“我们今天就会飞到那里。我理解他和他家人的感受,我想要为他们致上敬意。”


杨家福会同救援搭档Joe一起出席葬礼,他说自己深深被Joe所启发,而且一直获得这位搭档的照顾。

“Joe照顾我。我们一起去厕所,为对方准备食物,我们一起从洞穴里出来,完成行动。现在我们是一辈子的兄弟。”

照片:杨家福

- CH8/L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