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役人员溺毙】郭俨进是父母眼中乖儿 最后对话留下遗憾

20180517_sg_scdf_nsf_death (1)
郭俨进位于马六甲灵堂的遗照(照片:Aqil Haziq Mahmud)

民防部队全职国民服役人员郭俨进庆祝退伍却不幸溺毙,其父忆起同儿子的最后一段对话,以及一顿再也无法共进的晚餐。

来自马来西亚的郭俨进,遗体已于前晚(15日)运回马六甲老家办丧。他的灵堂设在当地安静的市郊—玉佳城。郭俨进的56岁父亲郭明桦,与《亚洲新闻台》记者对话时,透露了自己最后一次见到儿子身影时的情况。

最后的接触

那是距离那场悲剧的一个多月前,郭爸爸那天提前放工,见到儿子就问他:“你今天要忙什么?需要做工吗?”

在大士景消防局服务的郭俨进,平时需要24小时全天候命,不过那天正逢他休假。
听到儿子有空,郭爸爸发出了晚餐的邀约。他问:“一起吃饭吗?”并提议到自己武吉班让住家附近,父子常去的小贩中心用餐。

但儿子并没有一口答应,因为他早已约好了女朋友,准备共进自助餐。郭俨进那时候已搬到和女友在裕廊合租的组屋单位去住,因那里更靠近消防局。

郭俨进接着邀请爸爸一起去吃大餐,但郭爸回绝了,因他那天工作一天很累了,只想吃一顿三菜一汤的正餐。郭明桦回忆起儿子最后一句话——“那改天吧”。

那时距离郭俨进服完兵役只有近一个月,郭爸爸一直认为以后有很多机会,能同儿子共进晚餐,和他谈论未来的路,可惜这一天始终没有到来。

22岁的郭俨进中士,星期天(13日)晚上9点多在大士景消防局庆祝即将退伍时,进入深约12米的泵井后再也没出来。他被发现时已失去意识,并在医院被宣告不治。两名正规民防人员已被警方逮捕。

当郭爸爸到事发地点悼念和祭祀,见到泵井时,对井口的宽度和不见底的深度大为震惊,脱口而出:“他怎么可能活下来?”

而死者的表姐黄美欢,过后也向媒体表示,郭俨进曾在大选期间回马来西亚时,提过自己知道会在退伍当天被丢进水里,并透露自己很害怕。另外,她也质疑,当大家察觉郭俨进没有从泵井里游上来时,是否有人即刻跳入水中援救?死者的家属们都希望有个答案。

虽然目前警方调查仍在进行中,但民防部队表示,事件确实是在庆祝退伍的“仪式”中造成的。


郭爸爸在儿子的灵堂。(照片:Aqil Haziq Mahmud)

生前独立、乐于助人
郭明桦也在访谈中提及,郭俨进是个乐于助人的孩子,他每个月回马六甲老家两次,都会主动帮忙打理家务。他说:“(他每次)吃晚饭也会自动洗盘、擦桌、扫地。”

郭爸爸也透露儿子会从薪水中提出600新元给住在老家的母亲,也会带自己的姐妹去购物商场,请他们看电影、吃冰淇淋。

郭妈妈则表示儿子独立的个性,使他很惹人疼。“他功课上遇到困难,从来不告诉父母。”郭爸说:“他很爱妈妈。”

带来噩耗的那通来电
事发当天是个星期天,郭爸爸和往常一样搭乘快捷巴士回到新加坡。他每个周六晚上收工后,都会先骑着摩托车到拉庆再搭快捷巴士回家探望太太,隔天晚上以同样方式返程。

当天晚上大约9点50分,郭爸爸坐在巴士上,接到了那通来电。

“你可以到黄廷芳综合医院一趟吗?”

“发生什么事了?”

电话那头只告诉他,他的儿子在池里昏倒了。此时,郭明桦心跳加速,他知道儿子不习水性,而且讨厌游泳。但距离他抵达柔佛,还有几个小时,更别提到新加坡了。

郭爸爸赶紧拨电给妹妹,并吩咐她赶往医院。“我告诉她,如果我儿子恢复意识了,赶快打给我。”

当他到了柔佛,已经是午夜了。但电话还是没有响起,他忆起当时,自己骑着摩托车,一手还紧握着手机。

“如果电话响了,我会赶紧停车来听电话”。但电话再也没有响起。“我就是在那时知道,儿子已经不在了。”

郭爸爸将摩托车停放在住家,然后搭德士前往医院,他表示自己不知道要把车停在哪里。

他过后致电给妹妹,只知道情况不妙。当德士到了医院时,郭爸说,至少三名民防部队人员在等着。他们带他到了一间房间,里面的医生告诉他“我们尽力了,但救不回你的儿子。” 郭爸表示,儿子的脖子有损伤、脸上有割痕。

他表示,自己当下唯一能说得出的话只有:“爸爸在这里。”


民防部队献上的花(照片:Aqil Haziq Mahmud)

- CH8/M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