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作社会用途 本地慈善组织推聊天机器人

Singapore

人工智能聊天机器人近年来在本地兴起,但主要用作政府服务或商业用途。本地两家慈善组织近期就推出了关注社会课题的聊天机器人。未来聊天机器人能在我国广泛用作社会用途吗?本期《网上热爆》带您了解。

聊天机器人利用人工智能和自然语言处理软件,通过语音或书面文字与用户对话。

为推广“领养代替购买”的概念,防止虐待动物协会8月推出了这个人工智能聊天机器人。短短两个月已展开上千场对话。公众可以选择跟“阿福”还是“阿猫”说话。

人性化的对话,掺杂新加坡式英语,用户与阿福阿猫玩乐时也能增加保护流浪动物的知识。

防止虐待动物协会董事吉尔 表示:“我们相信过了一段日子,公众会知道更多帮助这些动物的方式,会使用聊天机器人捐款或当义工,甚至领养动物。”

不过聊天机器人终究是个机器,幕后还需要靠一组开发人员让它变得更聪明。

开发团队成员蔡伊婷表示:“ 会让它跟大家沟通,沟通过后会收集那个资料。那些资料我们会拿回去观察看人家都在说什么。观察过后我们就会放进一些适当的回复。有新的人说什么,它就懂得放什么回复。”

由新加坡红十字会推出的Ella,能提醒独居老人按时吃药,如果对方表示身体不适,聊天机器人能及时帮他们联系义工。但据了解,因为使用率不高,Ella仅实验一个月就告终。

科技专家认为,聊天机器人如今还不能够真正了解人类语言是个阻力。

新加坡国立大学计算机科学系教务长讲座教授黄伟道表示:“对话机器人的运作方式大体上就是从用户句子当中查找一些固定关键词,然后选择一个适当但是还是一个预定的句子来回答。因为技术上的局限性,对话机器人的操作目前还不是完全非常理想,所以可能让用户感到失望。”

美国旧金山一组研究人员几个月前就为抑郁症患者创建了聊天机器人Woebot,帮助用户舒缓焦虑和抑郁的情绪。但专家强调,聊天机器人不是个诊断工具,也不能治病。

新加坡科技设计大学人文 艺术与社会科学主任林珊珊表示:“它们只能够鼓励用户表达自己的感受,然后了解一下它们的情绪状况,可能在某一方面,它们可能会指导用户怎么样去寻求进一步的帮助。”

聊天机器人可以提供不善与人沟通的用户,多一个发泄情绪的管道。专家认为如果能让聊天机器人变得更人性化,减少“答非所问”的机率 ,相信未来,在人力紧缺的情况下,聊天机器人就能为更多人服务。

- CH8/J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