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庆庆典】巨型国旗1987年推出 险些因缠绕无法登场

【国庆庆典】巨型国旗1987年推出 险些因缠绕无法登场
20170716_sg_stateflag_flypast (1)
空军五名前飞行员和三名前空勤专业军士,介绍“国旗迎风飞过舞台上空”在过去47年里的演变,以及分享他们所面对的挑战。(照片: 国防部、洪慧璇) 

我国国庆庆典中“国旗迎风飞过舞台上空”(State Flag Flypast)项目的国旗体积在1987年大幅度增加,从1970年的3米长、2米宽,扩大到约28米长、19米宽,当时还打破了世界纪录。不过,这也对飞行员添了不少挑战,巨型国旗在两届的国庆庆典中就差点无法成功升起,但所幸在空军人员的合作下迎刃而解、准时抵达国庆庆典现场。


国防部昨天(15日)召开记者会,邀请了五名前飞行员和三名前空勤专业军士,介绍“国旗迎风飞过舞台上空”在过去47年里的演变,以及分享他们所面对的挑战。


梁定文中校:项目显示新加坡对建国怀抱坚定的意志

我国是在1970年,首次将“国旗迎风飞过舞台上空”的项目加入国庆庆典,而67岁的梁定文(退役)中校当时就负责平行驾驶另一架直升机,护送新加坡国旗首次横跨国庆庆典的上空。


1970年国庆庆典(照片:国防部)

梁定文中校也是我国在1968年的首批空军直升机学员,当时被送到法国进行一年的培训,学习驾驶法国制造的阿利图型直升机。他表示,“做为一个年轻的国家,这个项目有极大的意义,可以向其他国家发出明确的信息—— 新加坡对于建国有坚定的意志。”


我国在1968年的首批空军直升机学员(照片:国防部)


梁定文(退役)中校(照片:国防部)


梁定文(退役)中校(前排中)在1968年到法国进行一年的培训,学习驾驶法国制造的阿利图型直升机。(照片:国防部)

我国史上一共有四架直升机参与“国旗迎风飞过舞台上空”项目。从1970年到1979年是阿利图型直升机、从1980年到1985年是UH-1H休伊直升机、从1986年到2000年是超级美洲豹直升机、以及从2001年至今是契努克运输直升机。


1974年国庆庆典上的阿利图型直升机(照片:国防部)


1982年国庆庆典上的UH-1H休伊直升机(照片:国防部)


1986年国庆庆典上的超级美洲豹直升机(照片:国防部)


2017年国庆预演上的契努克运输直升机(照片:国防部)

巨型国旗1987年首次推出 但国旗险些因缠绕而无法登场

但不为人知的是,飞行员每次将国旗载送到庆典现场时,掌控好速度至关重要。如果时速太快,国旗会被撕破;如果时速太慢,国旗便会塌下。由于每幅国旗都是手工缝制、必定有所差异,因此个别国旗的最理想飞行速度都不同,一般上是介于50节(约每小时93公里)至70节(约每小时130公里)。

这时,机上的空勤专业军士就扮演“飞行员眼睛”的重要角色,适时建议飞行员应该如何调整速度、方向等。


退役空勤专业军士Vasavan Cecil(照片:国防部)


退役空勤专业军士Sukumaran s/o Suppaiyah(照片:国防部)

从1970年至1986年,“国旗迎风飞过舞台上空”项目的国旗较小。但在1987年,空军将国旗的体积大幅度地增加到大约28米长、19米宽,当时还打破了《健力士世界纪录》,成为全球最大体积的飞行国旗,因此让国人万分期待。


国旗体积在1987年大幅度增加到约28米长、19米宽,当时还打破了世界纪录。(照片:国防部)

不过,就在1987年8月9日国庆日当天,超级美洲豹直升机试着将巨型国旗从陆地拖起时,国旗却意外地缠绕成一团,而且当时并没有备用的巨型国旗。65岁的飞行员莱新光(退役)中校说,他当时为了解决国旗缠绕的问题,决定将直升机原地向左转三圈,但却于事无补。所幸当时的副机师张庆荣(退役)少校建议,可尝试向右转,而这便让巨型国旗瞬间完全开起、准备好飞往国庆庆典现场。

由于飞行员都知道“国旗迎风飞过舞台上空”项目对国人的意义重大,因此非常严正看待。被问及当时是否有惊慌失措,莱中校说“那一刻我以为自己要辞职了!”


1987年“国旗迎风飞过舞台上空”的空军团队(照片:国防部)


1987年“国旗迎风飞过舞台上空”的空军团队名单(照片:国防部)


梁定文(退役)中校(后排右五)、莱新光(退役)中校(前排左三) (照片:国防部)

空军1990年起准备至少三幅国旗 确保项目顺利进行

为了确保“国旗迎风飞过舞台上空”项目每年都成功进行,空军从1990年起便开始准备至少三幅国旗。如果第一幅无法成功升起,还有另外两幅备用。由于每一幅国旗的体积庞大,而且重量超过680公斤,因此一般需要20名军人花大约40分钟,才能完成准备工作。

不过,就在1990年,56岁张庆荣少校的第一、第二和第三幅国旗竟然都无法正常升起。空军当时即刻动员了40名军人,在20分钟内为第一幅国旗完成准备工作,才让直升机准时抵达国庆庆典。


1990年国庆庆典(照片:国防部)

梁定文(退役)中校表示,他们一般上只允许出现5秒的偏差。如果早到了,国庆庆典可能还没有开始播放国歌。而如果迟到,可能会影响紧跟在后的飞行表演,甚至可能导致危险的后果。

至于飞行员究竟是如何掌控好抵达的时间,59岁的契努克运输直升机飞行员张汉成(退役)中校表示,“我们其实没听到国歌,我们主要就是依靠协调员,他的绰号就是鹅妈妈,他就一直给我们时间的更换,我们就要信赖他。他就会告诉我们目标的时间,我们就会尽可能在那个时间抵达主看台。那个时候我们就会觉得很兴奋,还有很安慰,没让国人失望。”

契努克下降气流强大 国旗顶端容易折起

张汉成中校也是在2001年,成为首位驾驶契努克直升机,进行“国旗迎风飞过舞台上空”的飞行员。他表示,同上一代的超级美洲豹直升机相比,契努克的稳定性和安全性较高,但这也意味,契努克的机翼产生更强大的下降气流,导致国旗的顶端角落容易折起,加剧了国旗升起的困难。


2001年的国庆庆典上,契努克直升机首次用来载送新加坡国旗(照片:国防部)

不过,张汉成中校坦言,“我觉得我还是比较幸运。我同事所经历的,比我更加惊险。最惊险的一次就是,在飞行的时候,目标的时间更改了四、五次。我们在盘旋的时候比较容易调整,但我们在进场的时候,调整的空间就没有这么大,所以那是最紧急的时刻了。”

62岁的UH-1H休伊直升机飞行员陈财基(退役)上校解释,“直升机悬挂国旗时,是危险的。 因为空气阻力很强,而且国旗很重,如果掉下的话,会有灾难性的后果。”

“国旗迎风飞过舞台上空”项目历来不曾失败

宏观“国旗迎风飞过舞台上空”过去47年的发展,随着新加坡的高楼大厦越来越多,飞行员必须飞得更高、更谨慎。所有八名前飞行员和前空勤专业军士都非常骄傲地说,尽管曾经发生过以上的问题,但他们每次都最终成功将国旗带到国庆庆典现场,不曾让国人失望。

梁定文中校说,“我们潜意识里一直想着,我们绝对不能让国家失望。这样的想法驱动着我们,一定要呈现完美的仪式。” 

国旗升起过程(视频:国防部)

- CH8/C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