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统选举保留制:候选人是否具“马来特性”成焦点

20170711_sg_presidential_khan (1)
跨国海事与岸外服务公司波旁海事(Bournbon Offshore)亚太区主席法立(Farid Khan)正式宣布,有意参加来届保留给马来族候选人的总统选举。(照片:Monica Kotwani)

本届总统选举将保留给马来社群参选,而候选人是否具有“足够马来特性”,在近几个星期成为热门话题。

政治分析家:选民不应该过于重视候选人的种族身份

《今日报》报道,虽然这个话题引起热议,但一些马来社群领袖认为,新加坡是个多元宗族和多元文化的社会,选举宗旨的定义应该是具包容性、而不是狭义的。

前议员欧思曼(Othman Haron Eusofe)表示:“如果那个人并不是百分之百的马来人,但有融入马来文化、与(马来)社群交流等,那他应该算是个马来族吗?还是你说不是,然后进一步划分这个社群?”

政治分析家也认为,虽然来届民选总统将只保留给马来社群人士参选,但选民不应该过于专注候选人的种族身份。新加坡管理大学法律系讲师Eugene Tan说,这么做会“减损总统选举存在的意义,以及当选总统作为我们多种族主义的象征。

62岁的波旁海事(Bourbon Offshore)公司亚太区执行主席法立(Farid Khan),上个星期宣布有意竞选总统。而第二房地产集团(Second Chance Properties)67岁的创办人兼总裁沙里马里肯(Mohd Salleh Marican)早前也同样表示有意愿参选。

法立因身份证上注明巴基斯坦裔身份,在记者会上被质疑是否具有“足够马来特性”;而有印度血统的沙里马里肯也因马来语不流利,而遭受批评。

所有准总统候选人都必须向社群委员会提交族群声明,才能获得参选资格。社群委员会将审核准候选人族群身份,候选人可能需要面试,并进一步提供资料等。

委员会主席是前官委议员依拉姆莫哈默(Imram Mohamed),其他成员包括来自回教妇女协会的Fatimah Azimullah、新加坡回教理事会理事长阿拉米慕沙(Mohammad Alami Musa)、前高级政务次长雅迪曼(Yatiman Yusof)和前官委议员楚其菲(Zulkifli Baharudin)。

雅迪曼表示,委员会将根据新加坡宪法第19B条文进行评估。条文指,“属于马来社群的人士”指的是任何马来族或认为自己是马来社群的成员、并且被该社群普遍接受的人士。

雅迪曼和欧思曼都表示,新加坡宪法对马来社群人士的定义与马来西亚宪法不同。在马来西亚宪法下,马来社群人士须要符合两项需求:该人士须宣扬回教、习惯性地说马来语、符合马来习俗。该人士也必须是在马来西亚独立日,也就是1957年8月31日前,出生于马来西亚联合邦或新加坡,或与联合邦和新加坡有关联。

欧思曼说,新加坡宪法对马来社群人士的定义是“具包容性的”。他们对候选人族群身份的评估,是与大选集选区少数民族候选人的评估相同。

他指出,在过去的大选中,并没有出现“马来特性”的问题。他说:“我想现在这个问题更显著,是因为一些人认为如果新加坡总统保留给马来族,那个人应该是百分之百的马来族。”

新加坡回教专业人士协会(Association of Muslim Professionals)主席Abdul Hamid Abdullah强调,在总统选举中,“需要更广的马来社群人士定义”。他说,狭义的定义将是限制性的,并且可能导致一些被接受为马来社群成员的候选人丧失参选资格。

他也说,更具包容性的定义比较好,不然可能会导致马来社群分裂。

政治分析家:种族问题被放大 是难免的

政治分析家也指出,日后在保留给其他种族社群的总统选举中,候选人的种族被放大是难免的。

Eugene Tan说,这个课题也带出了一些问题。他说:“马来特性指的是什么?是种族、语言、宗教还是文化?非马来族在什么时候可以算是马来族?还是一个被列为马来族的人士在什么时候会不够马来(特征)?”

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院研究员穆斯塔法伊兹丁(Mustafa Izzuddin)说,目前的“难题”就是,来届的大选是“只保留给马来族或者也可以扩大,也考虑认为自己属于马来社群的回教徒。”

总统选举的参选资格证书申请表格已经在6月1日开放供人领取。

现任总统陈庆炎的任期将到今年8月31日。总统选举则将在9月份举行。期间,总统职务将由一名副总统执行。

- CH8/Y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