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头访问】拾纸皮老人如何度过每一天? 志工团体:望更多人献上关怀

【街头访问】拾纸皮老人如何度过每一天? 志工团体:望更多人献上关怀

有本地志工团体观察到,在新加坡捡纸皮的老人家有增无减,因此希望更多人能向这些老人家伸出援手。《8频道新闻》记者走访了大巴窑一带,聆听一些拾纸皮老人道出他们的故事。不过,让人欣慰的是,一些公众也正默默地为这些老人送上关怀。

郭安全(70岁):老婆患肾病 “我们的公积金都快花完了”


郭安全以前是巴士检票员,自十多年前开始拾纸皮,每天凌晨3点就出门收纸皮,风雨不改。他说,自妻子在五、六年前患上肾病后,经济压力大增,每个月的医药费高达2000元,当妻子需要动手术的时候,还要另外花钱。他也说:“我们的公积金都快花完了。”

他说:“一直花钱,我的儿子也一直帮忙给。”说到两名儿子,他说道:他们也是要照顾家庭,给多少这样啦,帮忙医药费,我自己拾纸皮卖咯。 “另外,他说,自己的姐姐妹妹也会“帮忙”。

除了卖纸皮,他也得到善心人士帮助,给他旧衣服、家具和报纸,让他拿去卖钱。他说:“有时一天也可以卖到30、40元。”不过,记者发现,他在大巴窑工业园将好一大叠的纸皮卖给回收公司,只得到2.70元的回报。

他也表示,多年前在回收旧物时,有人还误以为他偷东西。他说:“警察来抓我,有人说我偷东西,我去警察局,幸好没有事。”

叶丽英(76岁):拾纸皮逾30年 跌倒后坐轮椅度日

而在人来人往的大巴窑中心,如果你稍加留意,就可以看到一名坐轮椅的老太太。她白天到黑夜就坐在巷子边,身边放着一大堆纸箱。

她说,收纸皮收了30多年,以前到处走,直到去年不小心在路上跌倒,现在只好依靠轮椅行动。此后,一些商家就会自动将纸皮送到巷子给她,而一些善心人士与居民,也会帮她把纸皮搬到集中处变卖。

其实,她也有儿子,儿子晚上下班后也会到这里把她接回家,并帮她收拾纸皮。被问及儿子有没有叫她待在家里?叶丽英说:“他怕我发神经啊!家里都没有人。”

那叶丽英就坐在路边,会比较开心吗?她说:“一天过一天咯,没有想这么多,可以过就好咯。”她表示,在这一区活动了几十年,认识了许多老街坊,有时他们经过这里,也会与她聊天、打招呼。


记者再问,既然有孩子,难道孩子没有能力照顾她吗?她说:“假如赚得到钱,当然要啦。可以做就做咯。”她表示,一天卖纸皮的收入,在几块钱至10多块钱左右。

耀(97岁):“为了吃好一点”

林东耀(音译)昨天(13日)下午2点左右,骑着载有一些纸皮和铁罐的脚车,来到大巴窑工业园(Toa Payoh Industrial Park)。

他以前是德士司机,70岁后便不再驾德士了。他接着就开始捡纸皮,直到现在。他以福建话掺杂潮州话回答记者的询问,断断续续地说:“有工作才可以买好吃的。”

他也说,自己有七个女儿和两个儿子,孩子每个月也会给他家用,不过有时他反而会担心孩子钱不够用。他说:“我会问他们,够钱用吗,如果不够不要给,我给她们。”不过,他也说,他的屋子可以出租给人家,所以每个月其实可以收到租金。

他也表示自己出来捡纸皮是为了“运动”。问他为什么不要在家里休息,他则说:“我不要在家里等死啊!”另外,他也说,现在和排行第三的女儿住在一起,女儿工作十分忙碌,很少回家和他一起吃饭。

年龄这么大,还在大马路骑脚踏车到处走,会不会担心有危险?林东耀笑着表示,自己出门前一定会“拜拜”祈求平安。

伍平金(63岁):照顾孙子之余 出来捡纸皮

63岁的伍平金来自中国广东,平时需要照顾家里的三个孙子,送孙子上学后,她会外出捡纸皮,傍晚之前就需要回家,为小孩煮饭。她收纸皮已有约五年的时间。

她说,一天可以通过收纸皮赚3至4元,最多的时候是10元。

被问及出来收纸皮会不会累,她说:”为了生活呀!孩子们去工作也累啊。孩子们9点出门,晚上12点才回来。“ 她透露,儿子与媳妇在酒店的餐馆厨房里"炒菜"和做点心。

不过她坦言,有时确实是会累,“手痛脚痛”,手脚都贴了胶布。她笑说:“有收到10块、8块就没有这么痛,两三块就会痛。”

阿兰(70岁):辛苦了55年谁人知?

记者走访大巴窑7巷第21座组屋的小贩中心时,遇见了70岁的阿兰。阿兰表示,自己拾纸皮维生已有55年。她说:“辛苦了55年,有谁知道?我们可以保护我们自己。”

她至今未婚,住在“租来的小房间”里,月租约200元左右。她说:“收纸皮,一天卖三块到四块。”

说到钱不够用,她说:“不够用也是要够用嘛!我们没有去勉强人家的。”她也通过售买纸巾以及制作首饰来增加收入,不过每个月收入并不稳定。

中医师允许赊账

另外,由于工作是体力活,阿兰有时也会腰酸背痛,当身体不适,她会到芽笼让中医师帮她推拿。

阿兰说:“有事情,我们可以欠他,我们没有钱,他可以帮我们,我们有钱,我们就去那边还,50块。”至于是哪一家中医诊所,阿兰则表示只知道该诊叫做“Tiger”,但她说不出是哪一位医师。

居民中风行动不便 仍伸出援手

另外,记者在小贩中心遇到了认识阿兰的大巴窑居民林秀凤。58岁的林秀风15年前中风,现在右脚行动不便,不过她在社区十分活跃,时常帮助老人家。她在和阿兰聊天时,还塞了一张5元钞票给阿兰。

被问及自己如何帮助拾纸皮的老人家,林秀凤表示,自己会提醒老人家们每个月到志工团体Happy People Helping People Foundation(快乐之人助人基金,简称HPHP)集合点向志工领取购物券,或是当志工团体策划了出游活动,她也会提醒老人家参加。此外,她也参加其他团体的义工活动,平时也会帮忙照顾年迈的邻居。

虽然中风后没办法去工作,不过她说:“我还会走啦,帮他们做一点东西。”她与儿子同住,由儿子照顾。

她说:“做人就是要一个好心嘛,为人家好,我们自己也会好。”

杂菜摊贩给予优惠

 另外,快乐之人助人基金也通过在网上众筹,为捡纸皮老人筹集伙食费,前文提到的阿兰,也是受益人之一。

大巴窑的亿发杂菜饭摊是其中一家与快乐之人助人基金合作的摊位。目前,快乐之人助人基金会以每一份餐点3元的价格,每个月将饭钱预支给杂菜饭摊,而持有兑换卡的老人,每天都能到杂菜饭摊位换取杂菜饭。

亿发杂菜饭摊的管工唐树富告诉《8频道新闻》,摊位与快乐之人助人基金合作已有一年,目前有50名老人家到摊位换取餐点。


他说:“他们是老人家,尽量给他们优惠啦。有时他们选的菜,多过三块钱,我们还是会尽量满足他们。价钱贵的东西,比如鱼、虾,可以给我们尽量给,但是不要太过分啦!”

另外,他也表示,摊位每个月31日派发的伙食,也是不收钱的。

除了亿发杂菜饭摊,记者也从其他拾纸皮的老人家口中得知,一些面包店和摊位,也会留一些免费的餐点给他们。记者在大巴窑走了半天,看到了至少八名拾纸皮的老人,不过他们有些不愿受访,也不愿上镜。

快乐之人助人基金:计划举办分享会 望更多人主动帮忙

快乐之人助人基金自去年开始通过慈善筹款平台Give.Asia策划众筹老人的伙食费,随着媒体报道,捐款也越来越多,基金这个月已为130名老人,筹到了近2万4000元的伙食费。所筹到的额外善款,将用来策划老人家的出游活动。上个月,72位老人家就一起到“国华农场”参观,团体也带他们去钓虾,以及购买购物券等。

不过,快乐之人助人基金创办人纳菲斯(Nafiz Kamarudin)观察到,新加坡拾纸皮的老人,有增加的趋势。他说:“我们的人口老龄化,我们应准备看到,未来有更多人在街上讨生活。”

他也说:“一些老人从政府获得福利,每个月得到200元至300元。200元至300元够吗?算一下就知道。一些不符合条件,无法得到福利,因为他们的文件上显示,他们有孩子。不过这不意味着孩子一定有在帮助他们。一名老婆婆曾经跟我说:我怎么跟政府说,我的孩子没有照顾我?如果我让他们陷入麻烦怎么办?”

另外,纳菲斯也说,在三年前刚开始帮助拾纸皮老人时,义工在大巴窑地区接触到20多位老人,不过现在单在大巴窑就有60人。他说:“我们现在帮助的130名拾纸皮老人,来自大巴窑、小印度、牛车水、勿洛和芽笼。不过,新加坡还有很多地方,我们还没有去到。”

他说:“临时义工,我们有很多。我们每次在Facebook号召,他们都会报名。”快乐之人助人基金Facebook页面有超过1万5800名粉丝,主要团队则由四人组成。

纳菲斯也发现,目前为止,除了快乐之人助人基金,并没有其他团体特别针对捡纸皮老人提供支援。因此,他也希望在将来举办分享会,鼓励更多人筹办自己的活动或组织,以帮助其他地区的老人。

他也坦言,希望报道不要对快乐之人助人基金歌功颂德。他说:“我们不需要这些赞扬。我们需要让大家看到问题所在,以让我们可以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以帮助贫困的老人。“

快乐之人助人基金将在8月6日主办一个月一次的义工活动,让义工与受益的老人家见面。快乐之人助人基金目前正在招募临时义工,有兴趣的公众,可通过快乐之人助人基金Facebook页面查询。


- CH8/YX